东洛x

羡慕你们这群画画好的【蹲】

他是战争遗留下来的天使。

天气越来越冷,连肝的动力都没有。小声xx大概是今年的最后一张了XD

共舞。!!!

我画的什么垃圾玩意。猛然落泪

话说色差好大啊xx

是准备弄金银角故事的设定!!!!!还没画完但我还是私心把金银角的tag打上了!!!!!

是100fo的感谢图!!!!!非常感谢你们!!。爆哭

【钟雷】随手码的一个小段子x

随手码一个小段子xd
背景大概是战陨ba。第一次尝试了英文果然很辣鸡,画面感好迷啊啊啊啊,英语渣热烈欢迎来捉虫。

  钟馗将雷震子平放在地,接而开始缄默无声。

  空气仿佛骤然凝固,两人谁也没有出声,只听见呼吸声和心跳声。最后也是雷震子打破了这沉寂:

  “Quill,I'm tired.  Can I sleep ? ”
  雷震子偏过头,想要去看钟馗的表情,可他现在这个视角只能看见钟馗那干裂的双唇和覆盖有灰尘的皮肤,额前银白的碎发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

  就在雷震子张唇想要再次说些什么的时候,钟馗回答了刚刚的问题。

  “……Of course.”钟馗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大致是因为连夜的战斗而消耗大量的体力和水分而造成的吧。
  “Thanks……”缓缓闭上沉重的眼皮,周围恢复了寂静,安静到他能清楚地听见钟馗细微的抽泣声。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见。雷震子这么想。

  “Sorry……”

  力量在一点点地流逝,在空中消散得无影无踪,部分器官已经失去了感知,很快就会失去全部感知。

  钟馗看着眼前的人如同烧焦的纸张一般一点点破碎,被剥离的部位随着风飘动而远去。
  第一次这么无力,什么也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不再像以前那样任何事都游刃有余。双指间夹着的纸人因主人的颤抖而跟着抖动起来。

   驱鬼的东西在这里没有任何的作用。

   躬腰曲肘将发小搂入怀中,努力不让其从自己身边消失。
   即便清楚这个是徒劳的,也想要尝试去挽救,万一像漫画或者小时候那样,有个英雄在关键时刻出场来救他呢?
 

  “……Have a good sleep.”

  My dear。

无意识向的一个,我也不知道在画什么。丢人。
私心打了个金银角的tag其实连金角的镜头都没有xx

提前中秋节快乐x
局里是指/警/察/局,关于这个其实是私设有空哪天放出来吧xxxx
私心打了双佣其实。我好丢人
有点潦草不介意就好(怎么不可能x)

啊啊啊纯粹是个人脑洞因为我的沙雕眼睛看啥都能成为粮只有你想不到的xbushi
然后图源于官方自己p(?)的广告。
广告不是重点。奥利奥啊!!!!黑白夹心啊啊!!黑的夹白的啊有没有!!!(什么你住脑??)咎安妙啊!!!!

以上纯属瞎想别当真了。私心打咎安tag求别打。捂头

【咎安】吃醋?

咎安向。
大概是颗糖吧,由一只企鹅引起的。
别问我为什么企鹅能在这活下去我也不知道不妨去看看那些动画片比如●汪队之类的,那些的企鹅也能好好活着。小声
对不起我错了我迟到了!!!!

  “无咎无咎,速来看一眼。”

  听闻人唤自己名,范无咎如人意将头转过,“何事?”刚将问题抛出口,便已得到解答。
  映入他眼帘的被谢必安举起的黑白短腿生物,头部和背部皆为纯黑,双眼眯起像是胆怯一般颤抖着身躯,白花花的脸上还画有与范无咎脸上一致的脸妆,后边不知哪来的辫子。

  “像汝邪?”

  范无咎愣了一下,眼眸转动稍细细打量着这生物,微微蹙眉且平静的神色又像是在诉说着对人举动的不解,薄唇轻启道出:

  “这啥玩意。”
 
  谢必安嗤笑一声,约莫是被家弟的这番话语给逗笑的,便给人解释。

  “此物乃是庄园主特地从南端极寒之地带回来的生物,名为 ‘企鹅’,给每位监管者都带了一个回来,说是犒劳。”说完谢必安将企鹅放在地上活动,看着它到别的地方蹦哒去。

  “然后汝就把它画成吾的样子?”范无咎挑眉,虽没表现出来,但很明显,眼里带着几分气愤,隐约能听见上下齿咬合的声音。谢必安见人状,脑内意识到不妙时已经晚了。

  “啊吾见这生物如此之可爱,一时想起弟汝罢了,便取笔在其脸上作画。”

  “所以兄长并未顾及吾感,把那如同黑布林一样的生物当作吾?”

  范无咎伸直了手臂,屈指便将谢必安的衣领勾住,接而手上力度稍微加大一扯就把谢必安从原处勾至自己面前。

  家弟的脾气又不是不知道,平日里也顶多吼两声骂完就拍拍让人安定,但前人突如其来的动作谢必安是真的不在预料之内,向前的力导致身体重心不稳而踉跄,险些摔倒。

  “无咎汝冷静!”

  待稳住身形,谢必安连忙安抚暴躁的弟弟。

  “若汝有何不满之处,兄长改便是,莫要动气。”

  “当真?”

  “吾何时骗过。”

  “成。”

  揪住衣领的手渐渐松下,谢必安也随之松了口气,张嘴方想说些什么,唇上被柔软的物体封住,无法言语只能发出几声呜呜。

  “???”

码不动要命。